萧语凡

啥啊。。咸鱼翻身还是咸鱼

【潘粤明x潘粤明】武攸暨x温如春 心若为城

@顾泠雅
#代发#
#已授权#
哦wdm这是我看过最最最好的拉郎没有之一
B站av16694514去看吧
弹幕说 只有潘粤明才配得上潘粤明
说得好给你呱唧呱唧
我跟原up要了文字版版权
但是感觉我写的好差啊完全只是把台词抄上吧【疯】
求轻喷orz个人认为配合BGM食用更佳
咳不废话以下正文记得轻喷








【如春是一个戏子,鸣春班的当家小生,而武攸暨,是当今圣上武则天的亲外甥。武攸暨和温如春两情相悦,却被身边和圣上的人拒绝。

如春轻轻拨弄着面前的琴,眼中却无神。他好像有什么记不起来了。

“喜欢吗?”

好熟悉的声音……是谁?

“这是我亲自为你做的礼物。”

我?你?是谁?

一双熟悉的眼在他脑中挥之不去。那眼中盛满了温柔,却只让他头疼欲裂。

到底……我忘了什么?】




“我爱上他了。”他说。




武攸暨轻笑着,温柔地看着眼前那个正在照镜子的人——温如春。那是他的心上人。温如春听到笑声,转过头来,方才看到是武攸暨。“是你啊。”

温如春弹着武攸暨送给他的琴,面上不禁带了笑:这可是他亲手做的呢。可很快,他便想起那位大人说的话“武大人是陛下最疼爱的外甥,我劝你别忘了这一点。”

温如春停下来,问道:“你贵为皇室,为什么要和我这个穷戏子在一起?”还没说完就低下了头。他不敢想象武攸暨给他的回答,他怕这只是一个玩笑,一场梦。可谁知武攸暨当即回答:“我不在乎。”

不……在乎?

“没有人能把你和我分开。”武攸暨说着,抱起了还在惊讶的温如春,轻轻放在床上。“睡一会儿吧。”说罢,轻轻吻上温如春的前额。“我爱你。”






“你走吧。”武攸暨背对着温如春。“我要成亲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温如春除了这三个字已经再也问不出别的什么。

沉默半晌,武攸暨答到:“这就是一场心血来潮的恶作剧。”

“我不相信……”温如春的声音轻轻的,但武攸暨却还是听到了。

“来人。”武攸暨抬步离开,“把他给我轰出去。”随后径直消失在温如春的视线里。

温如春不过一个戏子,能得到武攸暨的如此青睐,本就招人记恨。如今武攸暨也不管他了,更没有人愿意好好对他了,几个人推搡着将温如春赶了出去。本就瘦弱的他被高大的门槛绊倒,摔在地上。

原本熟悉的门,就那么在他面前关上了。





武攸暨愣愣看着面前的树,脑子里都是武则天对他说的话。

“攸暨,你是朕的亲外甥。你让朕太失望了。”

剑花一挽,无数花瓣被带起,顺着空气的流动而飞舞,好似要勾勒出那个人的模样。可每每在即将成功之时,粉色的花瓣便总会因为大地那不可抗的吸引而坠落。

“我只爱他。”

身影翻飞,剑光闪烁,花瓣飞舞。此等美景,却是再也无人欣赏了吧。

“你不成婚,他就上断头台。”武则天一句话,就把他武攸暨堵的毫无退路。“这是帝王的爱。你只能接受。”

武攸暨苦苦提了提嘴角,没有说话。

一地的花瓣被斩落成两半,他们之间的关系,又能比这残花好到哪里去呢?武攸暨只能把全身力量放在剑上,强迫自己不去想他。





马上就要表演了,温如春穿着戏服等在后台,却依旧心不在焉。

以往我的确相信,只要相爱,两个人便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。可是天不遂人愿……



“人家啊只不过是一时兴致,才会看上你这么个戏子。”
“武大人是陛下最心疼的外甥,我劝你别忘了这一点。”
“还是放手吧。”

所有人都在劝,甚至嘲笑,但只要有武攸暨这句话,他温如春就足够安心——

“我不在乎。”




可现在,


“这就是一场心血来潮的恶作剧。”

温如春只觉得嘴里有什么腥甜的东西涌了出来,随后就没了知觉。

“他是因为哀伤过度,导致心脉受损。”郎中看着焦急的武攸暨,叹气道。

“那要如何救治?”武攸暨已经顾不得礼仪,直接打断了郎中后面的话。

“若要回天续命,”郎中深深看了一眼武攸暨,“需要他的深爱之人割其胸肉作为药引。”

武攸暨伸手紧紧握住了刀,任凭刀刃割破他的手掌,鲜血直流。

“对不起。”他轻声道。

可是温如春没有听见。

武攸暨最后看了一眼紧闭双眼的温如春,一下把刀插进了胸口。“我爱你。”




“陛下,如春他……他得了失忆症了。过去的事儿,他都记不起来了。”班主无奈解释。

“为他做的一切……我是心甘情愿的。”武攸暨的最后一句话,依旧是温如春。

【温如春又拨了一下琴弦。霎时,一切的一切被这声清脆的琴音打破,那一段他永远都不愿意想起的事情,从记忆的最底层再次被生生拽了出来。

温如春痛苦的抱住头,脑中隐约一句“对不起”在缠绕着挥之不去。他好像看见有个人把刀插进了胸口,然后再也没有醒来。

“我爱你。”

他颤抖着抬起手,却是迟迟不敢再触碰那绷紧的琴弦,生怕在碰到的那一刻,琴弦就会断掉。

温如春看见一个人站在花园里,温柔地看着他轻抚琴弦。
温如春看见一个人对他轻笑着,开心的看着他搓捻流苏。

“你喜欢吗?”
“这是我亲自为你做的礼物。”
“只要你喜欢就好。”

温如春觉得眼前一片模糊,随后脸上有什么东西流了下来。“你死了,让我一个人怎么活!”温如春一把将琴推到旁边痛哭。




温如春独自坐在亭中,身前是武攸暨送他的琴。悠扬的琴音在四周流淌,缓缓包裹住了温如春。“这是我为你写的曲,你能听到吗?”

恍惚间,温如春眼前出现了那个再也见不到的人,站在树下,因为伤害了自己而悔恨不已,落寞走回房间。只留一地残花,被风带得更加远离那扇他的门。

亭子旁边就是武攸暨的墓。

“没有人能把你和我分开。”

一只瓷碗摔碎在了地上,里面没喝完的东西洒了一地。

殷红的血,一滴,两滴……

“我们黄泉再相见。”】

红红火火恍恍惚惚

标题?不存在的_(:D)∠)_

#守望着天空,大海,和你的回忆#
#大乔#东皇太一#
#短小不精炼_(:D)∠)_#
#新人,不喜勿喷(:3_ヽ)_#
     “早上好啊,大海。”
     少女婀娜的影子投在沙滩上,一如既往地望着大海。海啊,我守护了你多少年了?一声叹息缓缓传来。罢了,毕竟,这里有你和我的回忆呢。
      “主人,请问有什么吩咐。”女仆低着头,毕恭毕敬地问道。“你下去吧。”一个低沉、威严、落寞的声音说道。“是。”待仆人关上房门,椅子上那个高贵的身影缓缓闭上眼睛,“你,到底是谁,为什么我的心这么痛,为什么抑制不住地想你,我们到底什么关系……”
      “今天的大海还是很美好呢……那么,你,在哪?……嗯?”正数着贝壳的少女,突然感觉到了天空的异样,本来还是纯蓝的透明,突然间暗了下来。“……又是你。”少女为小岛铺开了一道屏障,宁静的海面变得大浪滔天,受惊的鱼儿们跃出水面,又瞬间被拍入大海。少女眉头微皱,“……真的……等不到他了吗……”
     一条黑龙从海中冲向云霄,疯狂的闪电在他身侧游走,龙鸣伴着雷鸣震慑着整个大海,少女咬咬牙,加强了屏障的厚度。这显然没有什么用。
      黑龙幽蓝色的瞳孔盯着少女,看戏似的,慢慢加强了能量强度。坚持不住了。少女额头上豆大的汗水一粒一粒滚进沙滩,难道,真的见不到他了吗。
      啪。看似坚固无比的玻璃屏障碎了一个细小的缝,小到无人在意,但是疯狂的海水却抓住了,一滴,一滴慢慢扩大着。
      “噗!”
     夹杂着鲜红色的海水终于突破了障碍,狠狠地拍向她。
      咸涩,沉重,疼痛,无力。
     一道黑影划下,少女坠地的身躯被托住,“你……终于回来了。”她试图去触碰他的脸,却发觉自己已经无法再使出一丝力气。是啊,法力耗尽,神魂不知何时被震碎了一半,能睁眼已是恩赐。
      他抱着少女,脑中隐约的片段飞快闪过,“阿……乔……?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 #我守望着天空,大海,和你的回忆,那你,还记得我吗。#

啊。第一条呢。晾个本命_(¦3」∠)_